莪术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张锡纯的五种平衡药性配伍法 [复制链接]

1#

点击上方蓝字“岐黄公社”→点击右上角“...”→点选“设为星标★”就不会错过每篇好文章啦!

张锡纯毕生注重实践,勇于创新,所用药物的配伍独具特色,习用对药之搭配,大都体现了“以平和为上”的原则,通过适当配伍,平衡药性,使对药取长补短,既提高了疗效,又可免除药性过偏之碍。

其常用的通补药对有:白术与鸡内金,补益与宣通并用;山药与牛蒡子,最善治疗喘嗽;山药与滑石、车前子,治上焦燥热,下焦泻泄;人参与威灵仙,治气虚小便不利;参、术、芪与三棱、莪术,治疗久虚已极之瘀血,每奏神效,如臂使指。

寒药与热药同用

张锡纯认为,黄芪温补升气,知母寒润滋阴,两药并用具阳升阴应、云升雨施之妙。又“黄芪能大补肺气以益肾水之上源,使气旺自能生水,而知母又大能滋肺中津液,俾阴阳不至偏胜”。黄芪之热以知母之凉济之,互补互制,扬长避短,补气益阴,是张锡纯临证使用最多的对药。

治胁痛时,柴胡为首选之药。桂枝与龙胆草配伍,治疗胁下痛兼胃口痛,为最宜之选,“寒热相济,性归和平”,用之无失。又如秘红丹以肉桂、大黄相伍,配以赭石,以治肝郁多怒,胃郁气逆致吐血、衄血及吐衄之证屡服他药之不效者。

补药与破药为伍

如治妇女闭经、癥瘕及男子劳瘵之理冲汤,选用补气之参、术、芪,与既善破血,尤善调气之三棱、莪术配伍。参、芪能补气,得三棱、莪术以流通之,则补而不滞,而元气愈旺。二者相得益彰,消瘀血而不伤正,是调气、补虚、活血、消瘀之良方。

且三棱、莪术与参、芪并用,能开胃进食。所以,张锡纯在临床上对一切瘢瘕、积聚、气郁、脾约、满闷、痞胀、不能饮食者,均以此对药为主立方。

升药与降药并用

降胃镇冲,非赭石莫属。张锡纯称赭石“质重坠,善镇逆气,降痰涎,止呕吐”,但“其重坠下行之力或有碍于肝气之上升”,故每以生麦芽辅之,“麦芽生用之则善于升达肝气”,“宣通肝气之郁结”,且“不至于升提”。赭石、生麦芽合用,降胃升肝,并行不悖,达到“顺气化之自然,而还其左升右降之常”的效应,使人体升降出人之机趋于平衡。

散药与敛药相配

桂枝、柴胡与龙骨、牡蛎并用,治疗胁下胀痛。胁下胀痛者,缘于肝气郁滞,以柴胡、桂枝疏肝理气,何以加龙骨、牡蛎?盖龙骨能收敛元气、镇静安神、固涩滑脱,而牡蛎则能软坚化痰,善消瘰疬,止呃逆,固精气。至此“肝气自不至横恣,此敛之即以泻之,古人治肝之妙术也”。

且生龙骨、生牡蛎为仲景桂甘龙牡汤中的重要药对,主治心阳虚损,心神外越之心悸烦躁证。张锡纯用此药治疗阳脱、气脱、血脱等危重症,屡建奇功。

润药与燥药相合

半夏味辛,力能下达,为降胃安冲之要药,能止呕吐,又能引肺中、胃中湿痰下行,纳气定喘,还能治胃气厥逆、吐血;柏子仁甘实不腻,且能益脾胃,《神农本草经》谓其除风湿痹,胃之气化壮旺,由中四达而痹者自开也。张锡纯将燥之半夏与润之柏子仁合用,祛湿调胃,既止吐又壮胃气。可见,张锡纯是实事求是之人,他在临床中熟悉药性,所以临证遣方用药能得心应手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选自:《中华中医昆仑·第一集·张锡纯》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主编张镜源,作者毛毛。

-End-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